郑忠杰,男,1955年出生,大学文化,中共党员,1984年考入江西电视台。现任江西电视台都市频道副总监。
   从事记者工作二十三年,郑忠杰以一个记者的执着和惊人的毅力,挑战一个又一个极限,采访足迹遍及三极和五大洲近20个国家,是江西有史以来第一位跨越地球三极采访的记者……
  “长江韬奋奖”由原“范长江新闻奖”和“韬奋新闻奖”合并而来。每年评选一次。每届评选获奖者20名(其中长江系列10名,韬奋系列10名)……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专题>>极地记者郑忠杰专题>>新闻报道
海雨天风任往来——记长江韬奋新闻奖获得者郑忠杰
 

  前言

  得知郑忠杰获得中国第七届“长江韬奋新闻奖”长江系列奖,从而使江西省新闻界在长江韬奋新闻奖评选中实现了零的突破,我的心里非常激动。“长江韬奋新闻奖”长江系列奖是我国记者的优秀成果最高荣誉奖,要求参评者德才兼备,人品、文品俱佳,全国数百万新闻工作者,获此殊荣者不过数十人,不啻于万中选一!虽然久闻其名,但从未谋面,郑忠杰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在郑忠杰的办公室找到了他。此时,他的身份是江西电视台都市频道副总监。

  郑忠杰的办公室并不宽敞,办公桌上到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文件和稿子。得知我们的来意后,他一再强调只是聊聊。也许是因为从来只习惯采访别人,还不适应被别人采访,郑忠杰更愿意与我们象朋友一样地互相交流。我要以办公室为背景为他拍摄几张照片,他也委婉地谢绝了。沉稳、热情、不张扬,这是郑忠杰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郑忠杰坐在靠背椅上,作为一名记者,多次在极地恶劣环境下采访留下了人所不知、难以医治的伤痛,只能半侧着身子和我们说话。他拿出香烟,点起一根,递给我一根,用浑厚的声音打开了时间的大门。

  偶然机会成为新闻工作者 兴趣让自己开始第一次极地之旅

  郑忠杰,1955年出生。年轻时的他当过兵,做过工人,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喜欢写作、摄影,爱好文学。1984年,江西电视台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考记者,郑忠杰在2000多人报考,只招收25人的激烈竞争下获得成功,从此开始了自己长达二十余年的新闻工作者生涯。

  郑忠杰的血液中充满了挑战的因子。1998年,他和江西电视台另外一名记者张龙,随中国科考队一起登上了南极大陆。可以说就是这次南极之旅,坚定了郑忠杰以极地为采访目标的决心。

  “去南极每时每刻都在经受着考验。太平洋上的风浪区应该是第一关”。郑忠杰回忆起了去往南极的旅途。太平洋,其实远没有它的名字那么文静,科考船要去往南极,必须得穿过凶险的风浪区。时间不定,少则4、5天,多则半个月,这段时间里5层楼高的巨浪会让科考船犹如大海里的一片落叶,人没有办法抵抗,只有躺在床上一天一天地煎熬。“当时的感觉用语言真的是无法形容,我觉得就跟死过去了一样,真的,觉得活不下去了!”郑忠杰在4天的时间里只吃了半个苹果,最后还是熬过了风浪区,踏上了南极大陆的土地。

  “第二关就是南极的气候,极地气候非常特殊,对人的身体伤害特别大!”极地气候特殊,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气中抵挡紫外线的臭氧层在极地上空形成了空洞,这里的太阳光都是直射在人的身上。“看着那里的阳光挺暖的,可是在户外呆不到一会儿,全身都开始脱皮,脸也肿起来了。在南极我一共脱了三次皮,人都变白了!”紫外线的直射不仅对皮肤有着巨大的伤害,对人的内脏、关节都有非常大的影响,现在郑忠杰可以说是伤病累累,“都是那几年给弄的!”语气中却有几分自豪的感觉。

  南极之旅对郑忠杰来说并不是一次极限挑战的结束,相反,这成了他不断向极限发起挑战的起跑线。

  与第一次北极科考擦肩而过 第二次北极科考终于如愿以偿

  从南极回来后,郑忠杰全部的目光又集中在了北极。与南极大陆相比,浩瀚的北冰洋更加神秘莫测。1999年,我国的极地科考人员准备对北极进行第一次拜访,郑忠杰积极地争取参加的机会。由于在刚刚过去的南极科考中表现出色,郑忠杰进入了最后成行的名单。正在他准备启程的时候,突然接到上级通知,组织上决定派他作为援疆干部到新疆柯尔克孜援助工作。北极科考的机会难得,但是组织的安排更要执行。郑忠杰毅然放弃了北极之旅,开始了三年的援疆工作。但是在这3年里,郑忠杰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他密切关注着国家北极科考事业的每一个变化,为下一次的极地之旅默默地做着准备。2003年,郑忠杰结束了援疆工作回到江西,我国第二次北极科考工作也开始在即。“年纪大了,如果这次机会还不能抓住的话,恐怕就再也没有条件实现自己的愿望了!”郑忠杰积极地争取前往北极的名额,这种坚定的决心最终得到了回报,他作为唯一一名来自省级媒体的电视记者,登上了北极科考的大本营“雪龙号”。

  有了南极探险的经验,这次北极之旅郑忠杰有了更多的准备,但无可避免的也有了更多的困难。南极是大陆,而且开始科考的时间较早,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成熟,而北极却是冰洋上的巨大冰层,这里危机四伏,困难重重。所有参加北极科考的人员都要签订“生死状”,这也让郑忠杰平添了几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志豪情。

  北极科考人数虽然众多,但是对郑忠杰来说却是“一个人的战役”,他要携带多达106公斤的设备和器材,每次到作业面工作必须带两台摄像机、两套三脚架、三台照相机,工作起来必须得面面兼顾。“那里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工作,要完成的课题。所以你自己的事情就得要你自己做,什么突发情况你都要能够应付!”

  尽管有了充分的准备,但是各种突然而来的危险还是让郑忠杰“感到后怕”。一次,郑忠杰正在随一个工作小组在作业面上作业,突然发现起雾了。北极的雾往往预示着恶劣的天气变化,这种情况十分危险!工作小组迅速登上了直升机向“雪龙号”方位进发,北极的雾来得极快!根据卫星定位系统,直升机来到了“雪龙号”的上空,但却无法看见降落的位置。船的四周都是茫茫冰海,万一降落位置不准确,将会葬身冰海。就在直升机在“雪龙号”上空盘旋的时候,寒冷的天气让飞机的螺旋桨开始结冰,仪表也显示油料告急,飞机在空中已经保持不了水平状态,开始摇晃、下降,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飞行员决定迫降!乘着当时的大雾露出了一丝空隙,飞行员毅然在冰面上降落,最终脱离了险境。“当时飞机上有七个人,两个飞行员,4个科学家,还有我。当时大家都非常紧张,什么最坏的打算啊都做好了,最后能安全降落真的非常幸运,而且飞行员的水平也非常高,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现在他谈起这件事来轻描淡写的语气让人感觉不到当时可能让人窒息的气氛,就好像早上上班误了公车一样普通寻常。而在这种平淡的背后,我们感觉到了一种经历过生死考验后的超脱,一种无法言语的对生命的珍爱。

  在北极长达两个月的生活工作中,也有让郑忠杰兴奋的事情,当然这些兴奋往往也伴随着危险。由于科考船“雪龙号”上饭菜飘香,所以吸引了当地的“居民”——北极熊的到来。郑忠杰在船舷上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下了这些大家伙憨态可掬的样子,成为了第一个近距离拍摄到北极熊的江西记者。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北极熊并没有乖乖的离去,而是向科考队的一个营地走去,当时营地中还有几个队员正在熟睡。看到这种情况,郑忠杰拿起一杆枪,尾随着北极熊,随时准备开枪营救同伴。不过最后这也是虚惊一场,北极熊还是没有叨扰正在休息的科学家们,消失在了茫茫冰原上。提起这段经历,郑忠杰显得非常开心,一是因为他近距离的记录下了“北极之王”的风韵,另外也是因为他当时巨大的勇气和非凡的胆识。

  北极之旅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可是郑忠杰对这些却没有提太多,只是告诉我们他们到了北纬80度,那也是中国人到过的北纬最远的地方。北极之旅的话题就这样结束了,平淡之极。郑忠杰也许对很多人说起过他的北极之旅,但是我相信,这70几个日日夜夜也必将成为他生命中最难以割舍的一段时光。

  家人和未来的打算

  郑忠杰的职业生涯里,先后到过南极、北极和青藏高原,因此也被人誉为“极地记者”。走过三极意味着走过了太多的生死线,这种无异于冒险的生涯可能会让很多人难以理解。听完郑忠杰的北极之旅,我们的心中都有一个巨大的疑问:“你的家人支持你的选择吗?”的确,这种太过曲折的经历放在很多人的生活中肯定会衍生出很多家庭矛盾,但是郑忠杰的回答出乎我们的意料,“怎么说呢,我的爱人是知识分子,她非常了解我的性格,包括我的女儿,这些年来也非常理解我。我去南极的时候比较支持,等去援疆的时候呢,我每年可以回家一次,她们三年可以到新疆一次,就是这样的情况。等到要去北极的时候他们就比较反对了,可是我还是去了。在“雪龙号”上我差不多每个星期就给家里打个电话,有一次可能是比较久没有和家里联系了,我爱人就通过海事卫星打电话到船上来了,跟我说女儿的事情,那个电话就打了1000多块钱。说实话,像我这样的,家人都在默默地承受一些东西……”简单地话语中我们感觉到了一个普通中年男人对家的那份挚爱和一些淡淡的遗憾。我们还想继续聊聊他的家人,可是他婉言谢绝了。

  “现在你有什么新的打算呢?”这也是我们非常想了解的问题。“开始我想横穿非洲大陆,但是在实施当中遇到一些难以逾越的障碍,这个计划也就暂时放弃了。现在我带领着一只摄制组正在拍摄江西特有的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从今年初开始,分别在婺源拍摄珍稀鸟类黄喉噪眉和在彭泽的桃红岭拍摄野生梅花鹿……”一边说着,他一边打开电脑给我们展示他已经拍摄到的黄喉噪眉和野生梅花鹿的照片,“拍摄野生动物也有很多困难,比如说对器材什么的要求就非常高,现在我们所拥有的条件也非常有限,经费也比较紧张,所以我们更多的是靠着一种热情、一种执着来做这些事情。”对于更远一点的打算,郑忠杰说希望能环球采访100个国家,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让江西人真正地去了解世界。“我的追求和很多人的都不太一样,我希望一种充实的生活,希望能在自己从事的工作中实现自己的价值。”

  写在最后的话

  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也仿佛和他一起重新经历了那些难忘的日子。结束采访,回到办公桌前,我才突然发现采访前准备的很多话题我们都没有谈到:在柯尔克孜的三年援疆经历,两人一车穿越青藏高原,写给女儿的诗,来自爱斯基摩的朋友……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还深深地藏在他的心底。等待下一次采访吧,已知的这些已经足够让我们感受到他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不平凡的职业生涯。祝贺郑忠杰,也祝愿他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够实现自己更多的理想,能够拥有更多值得回味的人生!

 
相关新闻
· 海雨天风任往来——记长江韬奋新闻奖获得者郑忠杰
· 海雨天风任往来——记长江韬奋新闻奖获得者郑忠杰
· 海雨天风任往来——记长江韬奋新闻奖获得者郑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