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两件憋屈事,调整情绪很重要

2018年10月18日17:48 来源:都市现场 作者:曹小朋

  转眼在《都市现场》做了12年新闻,按理说什么样的场面什么样的人都接触过,对于别人的表扬和责怪早已司空见惯,应该做到宠辱不惊,但是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让我有点上火,不知应该如此还是要学会克制。

  第一件事,是前些天做了一个宾馆前停车被砸的稿子,投诉人认为宾馆有保管责任,甚至怀疑砸车人与宾馆有仇恨,拿客人的车泄愤。宾馆方面由于负责人不在,我当时电话采访了经理,都是一些解释和理清责任的话。节目播出后,宾馆老板打来电话,说我们用了他宾馆的画面,对宾馆有负面影响。我解释说,两方的说法都用了,我们也没有说是他的责任。但是他不管这些,说我们经理说了那么多,你怎么只用几句话?我说节目时间有限,只能挑重点的用。但是对方根本听不进,问我们在哪办公,听得出语气不好。我说在南昌,他说你不是吉安的号码吗?你现在怕挨打是吧?不要以为我找不到你!我当然也不服软,我说谁怕谁啊,然后挂断电话。

  其实做稿子时也知道这事与宾馆没多大关系,因为停车位是公众的,不是宾馆专用,也不收费,只是当天要做特别关注,有监控画面,还是可以做个稿子。如果站在宾馆的角度说,他们没有责任,却又造成负面影响,有情绪也能理解。我知道这样的人也就是想出出气,并不敢真的怎么样,可是这样的电话确实令人心情不好,以后遇到类似事情,或许对宾馆名字做些处理会更好些。

  第二件事,发生在前两天,遂川一所学校的学生在学校被打得做了开颅手术,主要责任在学校,但是有一些信息比如伤情鉴定、案件处理到什么程度,需要去派出所了解。当时所长就说不要采访,不过也介绍了情况。回来的路上就接到吉安市公安局宣传处处长的电话,说你是不是去了派出所,怎么不跟我们打招呼?听说你们偷拍了,怎么能这样?劈头盖脸一通。前面我还是好声好气跟他解释,只是去了解,按规定各级部门应该配合采访,既然他们说内部有规定不能接受采访,我们也只是录音做个记录,不一定会用出来。但是对方越扯越远,说萍乡有民警因为接受采访,影响警察形象,被脱了警服,你是不是也想要人家脱警服?是不是要针对警察?

  我一下情绪也上来了,说我只是例行公事,我又没能力脱他的警服。后来又跟他理论了半天有没有偷拍的权利等。对于这种从心底不尊重记者,高高在上官僚作风严重的人,我想我也确实没必要委曲求全,该理论就要理论,我又没做错,为什么一定要低头屈服呢?虽然觉得没有做错,但是还是影响心情。

  回头想想,最近确实有些焦虑,情绪是一点就燃。对于通过报道解决了问题,别人送来的感谢话,有些麻木;对于别人不尊重的话,听了几句就会冒火。而现在记者这个行当似乎越来越不受尊重了,自媒体、假记者太多,整个行业不景气,越来越多的人对这个行业失去信心,有能力有机会的都在想别的出路。不过不管怎样,生活都得继续,该坚守的还是会坚守,我们也还得学会调整自己的情绪,学会更理性地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