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危险的特殊采访

2018年09月12日17:28 来源:都市情缘 作者:彭柏翔

  一个是42岁,儿子都22岁的无业妇女,一个是35岁,前程似锦的派出所所长,两个人门不当户不对,有可能会走到一起吗?5月初,鹰潭的余女士打来电话,声称被一名派出所所长骗情骗色,需要求助。

  原来去年下半年,42岁余女士通过聊天软件陌陌,认识了一位自称是派出所所长的何姓警官,这位警官告诉余女士,他35岁、丧偶,是个富二代,父亲是开菜市场的,有个两岁的女儿,需要有个伴侣。在诉说自己的妻子时,何警官声泪俱下,余女士觉得对方有情有义,又是一个派出所所长,虽然两人年龄相差7岁,余女士还是决定和对方深入交往。

  半年的恋爱过程中,余女士说,何所长经常找她借钱,原因五花八门,一会何所长说要升迁,必须要资金周转,一会说他和县长女儿合伙开的手机城资金周转有问题,一会说汽车被撞了,银行卡没有带在身上……余女士说,半年多的时间里,何所长吃她的,用她的,就连车都被这位所长开去,还借了她8万元。

  余女士为什么会这么信任何所长呢?余女士说,何所长经常给她发在派出所办案的照片和视频;何所长将余女士带到当地,利用警察身份办成一些事;对余女士特别关心,还答应她,以后成为所长夫人后,两人要住别墅,买玛莎拉蒂跑车……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这位何所长却从来没有带余女士去过自己单位,也没有见过他的同事和家人,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托,余女士却没有怀疑,她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觉得自己遇到了有缘人,准备要当所长夫人,感情投入了,身体投入了,何所长要什么,只要她有,余女士全部都给。

  然而,半年后的一天,何所长突然提出分手,原因是家人不同意,无论余女士怎么哀求,都没有办法,只能被迫分手。然而,分手后,何所长却拒绝返还余女士的钱。

  余女士说,她曾经多次找何所长要钱,但是非但对方不还,而且她还被打得3次住院。何所长还声称,如果余女士到他单位去闹,就让吃不了兜着走,他是所长,在当地黑白两道通吃,什么事情都能扛下来。

  8万块钱对于余女士来说很重要,她没有工作。然而这位何所长却以各种理由拒绝还钱。被逼无奈,她向我们求助。

  真正的民警真会做借钱不还,威胁打人的事情吗?一位所长当初怎么会看上一个没有工作,比自己大了7岁的女人,最后为何又要分手呢?带着各种疑问,我们决定要会会这位何所长。

  为了不暴露身份,第一次我带着偷拍机进入这家派出所,询问很多人,令人奇怪的是,大家似乎对这位所长并不熟悉。到底何所长是什么身份呢?我打进了这个派出所的值班电话——“你好,请问你们有何某某这位警官吗?” “有,你找他什么事情?” “我是他朋友,想问问他什么时候下班?”“你怎么打到这里来了?你自己去找,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

  派出所的值班电话令人奇怪,一会说有这位何警官,一会说没有,态度很不好。

  更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半分钟不到,这位何警官竟然打电话给我。对方怎么这么快知道我打了电话给派出所,并且获取了我的手机号码呢?如此速度,令我们很惊讶。各种担心,我没有接电话。

  何警官马上又与余女士取得联系——“你什么意思?叫人来调查我是吧?你打电话,一分钟不到,我就知道了!你知道我的能力了吧?你在哪里?我来找你,你不要乱来,你小心点,我会叫人的!”

  电话里,何所长各种威胁,并和余女士约定了一个地方见面。 打完电话后,一直守在派出所门外的我们吃惊地发现何所长穿着便服,一边打电话一边走出了派出所。

  何所长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当事人慌了,我们也不免紧张。当事人余女士确定他一定是派出所所长了,而且更令我们傻眼的是,在他指定的地方,我们发现何所长不断打电话,甚至还有警车在他附近出现,种种迹象表明,他确实跟派出所有很多关联。万一他是一个徇私枉法的派出所所长怎么办?万一对当事人有生命威胁怎么办?他指定的地方,我们还去不去呢?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冒着各种风险,在不暴露摄像机和记者身份的情况下,我号称是余女士的表弟,和何所长见面了。

  “你们不要去搞我,我是公务员,我是所长,你们去我单位搞我,单位拿我也不会怎样,最多问问话,你们要搞,我一个电话,你们就走不出这里,我警告你们。”一见面,何所长就发出威胁,还准备打电话叫人来。

  被他这么一说,不仅当事人,就连我,都心有忌惮。因为事实证明,他跟派出所一定是有关联的,他如果是所长,我和当事人都会有危险。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呢?何所长提出,他可以打个借条,15天之内还钱,为此他还拿出两张身份证,第一是表明诚意,第二是向我们炫耀,他有特权,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为了不出危险,来个缓兵之计,余女士和何所长签署了一份欠款协议,我们暂时脱身。

  公开要我们走不出当地,还有两个身份证,还声称自己黑白两道通吃……面对这位嚣张跋扈的派出所所长,接下来该怎么办呢?难道就任由这位霸道的何所长无法无天了吗?

  第二天,我们决定向派出所报案,而且是冒着一定风险向这位何所长所在的派出所报案,我们想要看看,对着镜头,这位何所长到底会是一副怎样的嘴脸。

  来到派出所,所有的情况令我们始料未及,派出所教导员接待了我们,当知道我们的情况后,他们也万分惊讶,一口否认他们派出所所长就是余女士口中描述的人。

  难道是这位教导员包庇自己人吗?还是事出有因呢?可是那位何所长真真切切和派出所有联系啊。当地派出所马上组织力量彻底调查,几个小时后,结果出来了,不仅让我们吃惊,更让余女士无地自容和愤怒。

  原来,这位所谓的派出所所长,竟然不过只是这个派出所的一名协警,整个派出所的工作人员都傻眼了,他竟然胆子这么大,一直冒充公职人员,甚至是所长,欺骗一个比他大了很多的女人!

  而且很多疑问,随着调查的展开,水落石出:为什么当天我们给派出所打电话,这位协警立刻就能得到消息?原因是当天他也在值班,可能就在值班室,有人将消息立刻通知了他。而为什么我们会面现场有警车,那可能就是巧合。为什么这个协警有两个身份证?原来这位跟余女士谈了半年恋爱的“派出所所长”一直没有透露真名字,两张身份证都是假的,而他的真实年龄也并非35岁,其实只有23岁,仅仅只比余女士的儿子大了一岁,他的父亲不过是采石场的一名矿工,而他的妻子并没有死,是有家室的。

  为什么这位协警会经常有与民警相关的信息?因为他利用协警身份,经常出入教导员和所长办公室,偷拍工作环境,利用职务身份,办了一些私事,而这些都是瞒着所有同事进行的。

  真相水落石出,余女士疼彻心扉,她感情付出,金钱付出,自己竟然和一个假民警,一个比自己小了20多岁,只比自己儿子大了一岁的人谈了半年恋爱,结果被骗。余女士向当地公安部门寻求帮助。最终在公安部门的介入下,这个冒充派出所所长的协警被抓获。

  回顾整个过程,让一个坏人得到应该有的结果,是一个记者的职责。做《都市情缘》这么久,第一次遇到如此有风险的特别的采访,回想起来心有余悸。想到频道很多做暗访的同事,经常会遇到风险乃至是生命危险,也坚持完成报道,承担一个记者的职责时,不禁为他们感到骄傲。做一行爱一行,向每个坚守在新闻岗位上孜孜奉献的同事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