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寻亲,体验剧烈的悲悲喜喜

2018年05月03日11:40 来源:都市情缘 作者:闫 芳

  半个月前,我接到了一位50多岁的阿姨胡雪花的求助,她说多年来她一直有个心愿,想找回她的二女儿。29年前,因为家境贫寒,她不得已将女儿送给了南昌一个名叫徐恩奇的中间人,这个中间人说他远在河南的弟媳不能生育,这个孩子是抱给弟弟抚养的。胡雪花说这么多年,她多次上徐恩奇家,打听二女儿的消息,每次徐恩奇会跟她透露一点孩子的消息,虽然总是说想办法让他们见面,但从来没有见过,甚至后来为了躲避她,徐恩奇将电话换了,直到后来跟他们都失去了联系。

  胡雪花说,29年来,她多次梦到女儿哭泣,不知道女儿到底长得如何、过得怎样。经过一番努力,胡雪花打听到了徐恩奇女儿的家庭住址,于是带着记者前往寻找。开门的正是徐恩奇的妻子,她告诉我们,当年胡雪花的女儿并不是送给徐恩奇的弟弟抚养,而是送给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后来又把女孩转手送给他人,他们也不知道现在胡雪花的女儿身在何处。后来,徐恩奇也回来了,他告诉我们,孩子不在他弟弟家,后来转手了,都不知道人到底在哪里。

  听到女儿被转手后,胡雪花更加担心女儿的处境,她告诉记者,当初送养孩子的时候,徐恩奇的确说是送给他的弟弟抚养,她认为,孩子很大可能就在徐恩奇的弟弟家,她坚持想去河南南阳寻找女儿,哪怕只看一眼,知道女儿过得好就心满意足了。

  我跟领导申请了随当事人出差河南,联合河南广播电视台,开始了两天的寻亲。根据当事人提供的线索,我们只有一个1971年徐恩奇老家的地址,但当时都是手写的,上面的地址模糊不清,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徐恩奇的老家在河南省南阳社旗县,当年那里有一个青台人民公社,但1970年到现在将近50年,各个地方的行政区划都有变动。我们在青台老街四处询问,打听到当年的青台人民公社后来并入了另一个镇。我们到那个镇打听,也没有相似信息。

  河南台记者去求助公安机关,而我们的记者在青台老街终于问到了点线索,定位了中间人的老家所在村落。赶过去,找到了徐恩奇的弟弟徐恩青,而他已经老年痴呆。胡雪花一眼认出了当年去南昌抱她二女儿的女人,这个女人正是徐恩青的妻子。徐恩青的妻子告诉我们,当年的确是她从南昌把孩子抱来的,但回来后没几天,孩子就被她的大姑子姐给抱走了,而她口中的大姑子姐正是徐恩青的大姐,当年孩子抱去的时候,徐恩奇的大姐已经是60岁左右,并且有了5个孩子,而8年之后,徐恩奇的大姐和姐夫都相继离世,之后,孩子又被送到另一个村里的一户人家。经过打听,我们来到这个村,发现那个孩子在那里转了几家后,在一户人家生活了4年,之后又被这家送往了另一个村里的一户人家。得知女儿被转手这么多家之后,胡雪花非常自责,觉得是自己导致了女儿的不幸。

  寻找没有停下,过程也非常艰辛,但本着帮胡雪花圆这个心愿的决心,一直到第二天晚上八九点,我们才在南阳市唐河县见到了胡雪花二女儿的最后一个养母,在那里,我们终于圆了胡雪花29年的心愿。得知女儿嫁到湖南,我们通过电话让母女视频连线,两人都哭得泣不成声,在场的我们无不动容!

  那一刻,我们是激动的,也是兴奋的!看着视频连线的母女相认,在一旁的我们也跟着流下了眼泪。那一刻,我们觉得,所有的一切奔波都是值得的,当事人借助我们媒体的力量,找到了心心念念29年的女儿,而我们也因为帮到了求助人,无比自豪。

  回想整个过程,是当事人坚持要赴河南寻女的决心,让她找到了女儿;是我们记者的执着和不断奔波,帮当事人找到了女儿。刚开始得知胡雪花女儿的所在地时,我跟摄像、司机在一起吃饭,我们3个人都兴奋得不得了(尽管司机是在那边租车公司租的,但不妨碍他奔波有了结果的开心),那顿饭,我光顾着说话,开心得都忘了下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