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设不可取,现场出真相

2018年04月08日15:28 来源:都市情缘 作者:戴佳恬

  2017年11月,在来到本台4个月后,我被正式分进了《都市情缘》栏目。一进栏目,负责人陈红光老师就对新人作了入职交代,希望我能认真对待这项工作。我都一一铭记在心,希望能认真学,赶紧跟上大家。在11月、12月两个月里,我一直跟着丁越老师,努力找选题、联系选题、学习现场拍摄、学习写稿、学习剪编本。在 2018年1月1日,电视上正式播出了我操刀、丁越老师指导的一期节目《弟弟的婚事》,正式成为一名编导。

  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也有一些发现,比如不能尽信当事人,在见到当事人的过程中,往往还会发现现实和自己所预想的有一些反转。

  有一期《我要讨回我的房》是我联系的选题。在电话中,当事人钟先生一直反复强调他叔叔霸占了他老家的房子20年,房子是他的。如果我多问,他就回我:“你还没听懂啊,那个房子是我的!”房子是不是归他所有我还不能确定,并且叔叔只身一人,生活贫困,把叔叔赶出去后,叔叔又住哪里呢?他说他可以出一点钱,但是村委会也必须出一点钱。那么他自己到底能出到多少呢?这个人在我心里形成了一个恶人的形象,脑海中只有自己的利益,并且急功近利。

  来到当地,见到这位钟先生,我感觉没有想象中那么凶恶。他带着我们去到南昌县武阳镇他的老家。这时候他的姑姑跑出来迎接我们,拿出一张看起来十分古老的手写土地房产证,虽然那时候的房产证没有写明哪一栋哪一户,不能作为盖棺定论的证据,但当事人也不算是空口无凭。姑姑又带我们去了一间小储藏间,里面竟然有一口棺材。

  钟先生的姑姑告诉我们,她其实不姓钟,姓万,真正的身份是钟家的媳妇,而钟先生的亲生母亲是她的亲姐姐。当年她们还在吃奶的时候,就被抱进了钟家。两个人都是钟家的童养媳,在这座老宅里长大、嫁人、生活。后来钟先生的母亲随丈夫一起进了南昌市区,只留姑姑守在老房子里,而钟先生的叔叔所占的就是这座老宅的其中一间。钟先生真正的心愿是让母亲在过世之前,可以住回到这座房子里,和亲妹妹相伴。连为她准备的棺材,都安安静静地躺在储藏间。兜兜转转,只想要落叶归根。

  就这样,两姐妹从小在这座老房子里玩耍生活的模样浮现在我的眼前,钟先生看似猴急,其实也有他自己的一份孝心。

  虽然我不能说钟先生不是一个为自己争取利益的人,但是他也不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他寻求电视台解决问题,说明他不想用暴力手段把叔叔赶走;他去村委会找解决办法,至少说明他还希望能给叔叔找一个住处;他答应母亲过世后,叔叔可以回来一直住到生命尽头,说明他讨房子的原因的确是为了自己的母亲能够落叶归根,否则,这20年期间他早就可以驱赶叔叔。

  因此,有时候我会因为当事人的一些描述和态度,把当事人想象成某种形象,有时候会把他们想象得过于好,有时候也会把他们想象得过于坏。所以我们作为记者,在出发前还是不要对当事人的行为性质作太多的主观评判,唯有带着好奇心一路寻找事实,才能发掘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