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值班,遭遇写稿囧事

2018年03月08日10:52 来源:都市情缘 作者:朱海鹰

  2018年春节轮到我值班,被派去拍摄《都市现场》的稿子,正月初五早早地来到单位,坐在办公室等候《都市现场》的责编派单。说实话,办公室等待的时候内心是忐忑不安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拍摄过新闻消息类题材,也没有写过这种稿子,采访拍摄是没有问题的,就担心不会写稿。上午近11点,接到《都市现场》责编的电话派单,要求去拍摄一组“文化过年”主题的文稿。我心里没底,于是上楼和责编现场沟通。责编告诉我说去3个地方采访,分别是博物馆、新华书店、图书馆,然后做成一条或者两条稿子。此时我心里有了个大概的拍摄思路和想法。

  午饭后,约好司机和摄像先前往省博物馆,事先和省博物馆的负责人联系好,得知当天博物馆的参观人数有近两千人,我想这样的话可以拍摄,至少画面上会很壮观。然而到达博物馆,3个馆的参观人员都稀稀拉拉的,并且现场观察很久都没有找到那种出彩的采访对象。问了几个都是害羞地对着镜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选择在海昏侯馆采访了3个游客,有两个说得还不错。我心想着再采访一下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说说春节期间的开放和参观情况,然而遭到拒绝。

  于是遗憾地前往下一站——市图书馆。这一站没有联系图书馆的工作人员,直接到达图书馆一楼的自修室。自修室里人满为患,大家都静悄悄地坐着阅读或者做题。我分别采访了一个中学生、一个高中生和一个研究生,大家都说得很好,这里的采访算是很顺利。

  于是再往下一站——位于红谷滩摩天轮旁边的新华书店。来到新华书店,店里也有很多阅读者和购书者。采访了几个购书者和新华书店卖场的负责人,也很好。此时接到《都市现场》责编的电话,说新华书店不用再采访,已经做了稿子。好吧,那就博物馆和图书馆的成一条稿。

  回来的路上,我和摄像说我不会写稿,他安慰:“这对你们很简单,就是一分钟的新闻稿而已。”可我内心还是不安的,这种不安是因为之前给《都市现场》值过班的栏目同事都有同感,一分钟的新闻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总感觉交代不清楚事实情况,而后来也听说过《都市现场》领导审片时,对我们栏目同事做的稿子不太满意,所以心里更慌。

  回到单位已经是下午4点半,我倒素材进电脑,发现素材是29分钟,然后只需要写一分钟的文稿,我真的不知该如何下笔。和《都市现场》责编沟通后,鉴于我第一次写新闻消息稿的情况,他允许我第二天交稿,节目第二天播出,我百般感谢。他同时发了一条类似文稿给我借鉴。我第二天依葫芦画瓢写了一篇文稿上交,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可是等到我拿到改后的文稿编辑时,发现删减了很多,对比一下感觉好有挫败感。说实话内心是忧伤的,专题稿写了这么多年,却不知该如何写新闻消息稿,有点惭愧。

  初七上班后,和栏目同事交流值班的情况,貌似大家都有此感觉。同事们开玩笑说,没事,让《都市现场》的同事来写我们《都市情缘》的文稿,估计也会有挫败感。写到这,突然想到昨天要求党员和群众对频道党支部及班子提意见一事。我提的意见里有一条:希望能够保持团结协力的精神,努力把都市频道建设得更好,同时多开展活动,加强党员之间的交流和了解。我想这条意见也可以用在平常的各栏目互动中,专栏口和资讯口之间多互动,彼此学习,互相交流,让大家的业务水平都提高,这岂不是更好?新的一年,大家抱团,彼此一起成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