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之虑

2018年02月08日11:04 来源:都市现场 作者:丁望兴

  随着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平台的兴起,很多传统媒体和媒体人都开始辗转自媒体平台,腾讯的《棱镜》、《新京报》的《重案组37号》,《咪蒙》、《叶檀财经》等公众号,要么主打即时财经资讯,要么主打个人观点评论,要么主打深度报道,吸粉无数,随便一篇文章,就能有10万+的阅读量,着实抢了一大波传统媒体的风头。

  不过,抢风口的同时,也可能会陷入风波

  12月11日,兽爷在自媒体公众平台“包邮区”上发表了《王健林的滑铁卢》一文,对万达集团现状进行分析,并旋即刷爆了朋友圈。12月14日,万达集团正式发表官方声明,称该文对万达集团和王健林本人进行恶意诽谤和中伤,多处严重违背事实。万达集团已决定向公司属地公安部门报案,追究作者刑事责任。

  10月30日,微信公众号钛媒体发布《创始人离奇被捕,深圳赛龙突然死亡之谜》一文,引发广泛关注,此微信公众号由资深财经和科技媒体人赵何娟创办。不过,所谓记者前后花费2个月的调查报道,事后看来也并不全面,后续事件遭遇多方反转。我曾跟朋友开玩笑说,这种文章在《都市现场》根本发不出来。

  江歌案、携程案、赛龙案等,这些原本需要大量调查的新闻事件,自媒体却靠巧妙的情绪煽动,在没有调查事实真相的基础上,吃“人血馒头”,获取了更多流量。

  然而,传统媒体又能否扛起深度报道的责任担当呢?很多人表示非常担忧。近几年因为多方原因,为数不多的知名调查记者不是转型,就是离职。知名的调查记者王克勤、邓飞等,转型走上公益的道路;简光洲、罗昌平、杨海鹏等,或创业或转岗。与此同时,一些媒体的深度部门或解散,或并入其他部门。

  一方面,相对于工作付出和职业风险,调查记者的收入待遇和福利保障等物质性回报比较低,他们的职业满意度一般,尤其对职业发展的不确定性充满焦虑。报告显示,调查记者的平均收入,67%左右的月收入在5000至10000元的范围之间,月收入10000元以上的仅为17%。

  另一方面,调查报道面临的社会控制环境也比较严峻,政府禁令、战略合作、社会人情多方面的因素,不言自明。我们组曾经开玩笑说,已经好几个月没出差没做监督了,甚至都不敢再提是重点组的记者,所谓的深度报道已经微乎其微了。

  难道就不要调查记者,传统媒体不做深度报道了吗?或许还是要的,只是做的思路和方式,应该有所调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