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让我十分纠结的采访

2018年01月09日15:03 来源:都市现场 作者:陈 勇

  10月下旬,我采访了这样一件事:一位入住红谷滩万达嘉华酒店的顾客给我们打来电话,说早上起床发现床单上有很多血迹,质疑酒店根本没有换床单。我先后采访了顾客和酒店方,双方就这个事情也都做了回应。

  虽然说酒店方给我们看了相关视频,可因为视角的原因,无法判断出保洁人员是否换了床单。按理说,事件最后的结果只有到消协去调解。可当我拍摄完想离开酒店的时候,这位投拆人却拉住记者不让走,还一再哀求记者这条稿子不要写,更不要发。按照往常的逻辑,有时候投拆人叫记者帮忙,在帮他解决问题之后会叫记者不要发。可这位男子反映的诉求并没有得到解决。

  在房间里软磨硬泡了半个小时,投诉人就是要我不要写这条稿子,也在我面前一再忏悔刚才非常草率地接受了采访,用他的话说,就跟追女孩子似的“半推半就”。我也明确地告诉他,这条稿子我们一线的采访人员也灭不了。看到我非常坚决,最后他才告诉我,只要稿子一播出,他就会失业,并从口袋里掏了工作证,说他现在的工资是九千元,如果他失业了,他去哪里找九千元工资的工作?这时我才明白,他是万达集团南昌分部的员工,也就是说他在投诉他单位的酒店保洁做得不到位。

  他还说,他家里的条件很差,父亲长期生病,一家人都要靠他的工资活命。他之所以投诉,是觉得酒店方有点店大欺客。听到这里我真的很纠结,我也不愿意我拍一条新闻让人家失业,让他的一家子陷入困境。我告诉他,我会把他的情况向领导反应,看这条稿子能不能不发。他说他是以集团内部人员身份订的房,他的身份信息酒店完全查得到。最后记者要离开了,他一路跟着,甚至坐上了我要回台的出租车,坐了五六公里,说要来台里和领导沟通。最后我把他劝下了车,我也给他承诺,我会给他打马赛克,做变声处理。在回台的出租车上,我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当时想这条稿子是不是不写了?可制度不允许。

  回台之后,我反馈了他的情况,稿件播出了,也做了相应的隐私处理。这一个月来,我没有接到他打来的电话,我也害怕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希望他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