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危险,记者是救人还是报道?

2017年04月01日15:50 来源:晚间800 作者:廖要要

  最近,我的微信朋友圈被四川陈满投资维卡币被骗上百万一事刷屏了。说起陈满,大家可能没有什么印象,但在国内媒体记者圈中,他却是个记得上名号的人。1992年12月25日,海南省海口市上坡下村发生一起杀人焚尸案,陈满被当地警方锁定为凶手,随后被羁押,之后开始了23年的牢狱之灾。2015年12月29日,案件再审。2016年2月,陈满被宣告无罪释放,成“国内已知被关最久冤狱犯”。2016年5月13日,陈满和海南高院达成协议,获国家赔偿275万余元。而此次陈满投资维卡币被骗的上百万元,就是以其人生自由为代价获得的国家赔偿款的一部分。

  陈满被骗一事最早是由四川某媒体公布出来的,新闻一出舆论哗然。正当网友痛惜陈满的不幸遭遇时,网上一则消息的流传让这起诈骗案走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有消息显示,早在去年,陈满陷入维卡币投资诈骗未深之时,便有某新闻拍客以陈满身边人的名义暗访跟踪,全程记录了陈满被骗的整个过程。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此人并没有报警或者告知陈满家人,而是静静地看着他上当受骗。尽管其后来辩称自己曾经劝说过陈满,也试图报案,但因俗事缠身最终没有报警。他的回应引来网友痛批,不少人认为,其辩称苍白无力,该新闻拍客只是在追名逐利,“想搞一个大新闻”!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获得2016年普利策新闻奖“公共服务类”奖项的美联社一则报道。2014年,美联社的几名记者得知,有一些泰国渔业公司在缅甸、柬埔寨、老挝等贫穷的邻国,采用连蒙带骗乃至绑架的手段把当地的壮劳力带到船上,强迫他们出海打渔。在经过繁琐的情报搜集之后,这些记者获得了重要证据。这么个重磅新闻,现在究竟发,还是不发?如果现在不发,也有可能在联系官方救人的期间里闹大了消息,之后被别的媒体抢先报道。在爆炸性新闻和劳工的安危之间,她们选了后者,决定延迟新闻发布,先救人。他们直接联系了国际移民组织和泰国、印尼政府,要求他们前往解救。在确定缅甸渔工的安全之后,美联社才发布了这组报道,揭开泰国海洋捕捞行业里广泛存在了几十年的罪恶行径,解救了2000多名被囚禁、被虐待奴役几年乃至几十年的非法移民,让美国和欧洲各国政府开始考虑立法。

  以上两个案例,又回到了新闻工作者常遇到的一个问题——新闻价值和人伦道德谁更重要。众所周知,记者也许是当今中国最尴尬的一个行业,因为执着追求真相往往会显得不那么善良。那么,当新闻工作者面对误解时,是应该坚持新闻报道本身的价值,还是应该更看重敦风化俗的效果呢?

  【编后话】该文作者探讨的,是很老的一个话题——面对身处险境的当事人,记者是该救人还是该继续报道。笔者要说,这两者并不存在绝对的矛盾,中断报道救人本身就是新闻,且是可以树立媒体自身形象的好新闻。如果我们因为担心报警或出手救人,新闻事件中断,错失“搞一个大新闻”的机会,那就大大想错了,这样冷眼记录当事人受损害的报道只会给人们留下缺乏责任感、只顾新闻报道的功利、冷血印象,反过来让媒体受到责难、讨伐,失去公众信誉;如果因为担心延迟报道,让别的媒体抢先,从而引而不发,一任事态加剧,那么我们同样想岔了,别的媒体要抢,就让它们抢去,我们做事件的介入者,参与救人好了,我们报道自己在事件中的行动,报道我们怎样出手救人、中止事件、改变事件,相信受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能分辨出哪个媒体是有责任心、可以信赖的良心媒体,哪些媒体是功利、嗜血的不良媒体。这样后发制人,胜负很快会见分晓。

  记住,新闻竞争不只是在时效上,也不单单局限于客观的新闻事件本身,更大的战场在报道之后的反响比拼,在事件的客观与主观、负面与正面、失与得的辩证转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