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调查纪录片《新闻调查》

2017年03月24日16:08 来源:都市现场 作者:梁丹娜

  《新闻调查》一直致力于办成央视最能代表国家电视台水准的深度报道栏目。这档45分钟的节目借鉴了美国CBS广播公司电视新闻节目《60分钟》的“调查性纪录片”手法,用纪实的方式,展现新闻事件的调查和采访过程,把新闻当成故事来讲,力求新闻性、社会性和故事性,其中的故事性要求选题本身有戏剧情节,有可供调查展现的张力,有展现矛盾冲突的空间。“把新闻当故事讲”是对选题的要求,也是对采访技巧的要求。

  我在网上看到了该栏目《为了儿子的遗愿》的节目,主人公是一位母亲,为了完成儿子生前种树的心愿,在内蒙种树,这件事情早在湖南卫视的一个晚会上曾被讲述过,当时通过几张照片、几句现场采访,以及煽情的音乐,让现场观众潸然泪下。《新闻调查》这期40多分钟时长的节目,更深入地讲述了母亲为什么要种树,又如何来种树。由于很多内容都是过去时,记者只能通过这位母亲的口述,通过实地去看、去讲来还原现场。同样的故事,《新闻调查》少了煽情,多了厚重感,体现出了公益种树的艰难。片子没有单单集中在母亲为儿子种树的举动上,而是在宏观上进行了扩展,采访了林业局、县党史办,了解荒漠化的情况;采访了当地的村民,了解他们生活的改变;采访了志愿者,展现全社会对公益事业的支持。所以整个片子不仅能深入了解这位母亲壮举的初衷和过程,而且还能唤起大家对荒漠化的关注。选取什么样的人讲故事,讲哪部分细节的故事,故事先说什么、再说什么,这些都直接影响到片子的呈现效果。

  【编后话】这篇稿子写得很勉强,之所以拿来刊登,是想当做一个“靶子”,说说什么样的题材适合几十分钟的大调查。

  央视的调查节目《新闻调查》,十几年前火过,是很多电视新闻工作者学习乃至崇拜的对象。但时至今日,这个栏目怎么样呢?在新媒体勃兴的今天,它的选题和手法不能不说有些老套了,在破解真相、制造热点、引领舆论方面都有些力不从心。

  究其原因,选题和手法都有问题。故事当然要讲,而且要讲好,但它是怎么讲的呢?大量的纪录片手法,原声原画,处处透着《东方时空》的气息,而选题却往往是种树、过年回家之类非突发性、风貌性的软题材,一个场景下来,好几分钟,这对于普通观众来说,怎么受得了?两三个镜头、几句现场采访能解决的问题,非要弄成一个漫长的调查纪实过程。那真是所谓的深度吗?林业局、县党史办、当地村民、志愿者……他们非得亲自上镜,一个个娓娓道来吗?这又不是天津港爆炸、马航飞机失联、聂树斌冤案,充满各种难解谜团和对立冲突,一定要证据完整确凿,不能放过任何细节才行。

  所以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动辄漫长纪实的方法,实在已经不适合今天这个新媒体时代了。没有多少人会有耐心关注非突发性、非热点的风貌性软题材的整个呈现过程,哪怕你“调查”得多么深入细致,画面多么考究。

  这么看,湖南卫视的晚会是做对了的,这类题材就适合在人多的演播室渲染,几句话、一幅照片,配点音乐,热热闹闹煽情,传播效果就达到了,够了。

  调查类节目需要调查真相不易辨别的题材,真相一清二楚,或容易获得,要你费那个劲做什么?这不易辨别的题材有两种:

  一是负面的、灾难性的,因为有对立面,真相会被刻意隐瞒、篡改,需要媒体冲破阻力,层层揭穿,引导大众;因为突发,猝不及防,需要媒体迅速行动,与职能部门一道调查真相,稳定大众情绪,满足大众知情权。

  二是重大新闻的当事人、政治和娱乐明星,他们或因为在重大新闻中作用突出,或一直站在聚光灯下,粉丝庞大,是人们渴望了解、接近的对象。但是正因为人们的这种渴望,他们被媒体包围,或刻意隐身躲避媒体骚扰,充满悬念,需要你想方设法接近再接近,逮着面对面的采访机会,就来他个专访吧,几十分钟说个不停也不要紧,会有很高关注度的。

  舍此之外,笔者一时想不起还有什么题材配得上动辄四十几分钟的调查篇幅。记住,现在是媒体资源过剩的时代,你把篇幅放在不值得的题材上,你就是自我放弃,自甘淹没。央视家大业大,地位特殊,它玩得起,可以照着老路玩下去,我们地方媒体可是玩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