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新闻多飞一会儿

2017年03月24日16:05 来源:都市现场 作者:田凌凌

  偶尔停下来探讨业务话题的时候,会间歇性迷茫——身处一个变革的时代,是成为一个挖煤工,还是一个开煤矿的人?

  《都市现场》的新闻,生命周期是多长时间?长的两三分钟,短的几十秒,固定的时间固定的频道播完后,它还能影响多少人?自媒体时代,信息发布平台多样化,电视是人们接受信息的第几选择?这两个问题的背后,其实折射出了传统媒体的尴尬,即传统媒体信息发布功能的弱化,导致媒体影响力的削减,而媒体影响力的减弱最直接的影响,是广告收入的减少。

  二次传播除了合作还有别的选择吗?

  在这个人人都可以成为信息记录者和传播者的今天,传统媒体很难成为新闻的独家首发者。如何实现二次传播就成为考验媒体表达能力的重要一课。在信息碎片化的时代,任何一家媒体都不会拥有全部受众,传统媒体垄断信息的时代早已过去,信息发布平台的多元化,使得电视媒体的主流地位受到了严重挑战。

  以《都市现场》为例,我们每天播几十条新闻,试问有几条能成为老百姓聊天讨论的谈资?不是我们的节目内容不够好,是二次传播的平台没有搭建起来。如果我们指望现在的“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能成为二次传播的平台,那我们还不如花更多的精力把自己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经营好!

  人们因为习惯,忽视了已经发生的改变,即大数据和朋友圈正在成为新的新闻编辑。传统媒体通过他们多年的从业经验而打造的“拟态环境”,正在慢慢失去它的魅力。用户每天想看什么、希望看到什么,大数据和朋友圈说了算。从纸媒的选择可以看出,除了《南方都市报》还在孜孜不倦搭建自己的APP外,全国大多数纸媒都是和新浪、腾讯、网易、搜狐、凤凰等门户网站合作。有人认为,纸媒这是自寻死路,免费给网站当内容供应商,赚来的人气和流量全给新媒体做了嫁衣,但在眼下这种环境,试问传统媒体是否还有别的选择吗?移动互联网时代,你的手机里是会下载今日头条、网易新闻,还是某报纸某电视台自己开发的APP呢?

  搭建一个有用户习惯和基础的新闻传播平台,且不论需要花多少时间和金钱,即便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要想从现有的5大新闻门户网站抢用户,单凭某一家媒体的实力,谁能做得到?如果做不到,那我们怎么办?第一,合作;第二,经营好自己的微博和微信公众账号。这是现阶段最无奈,但又是最有效的方法。

  给新媒体免费做嫁衣是亏本买卖吗?

  那么,问题又来了,传统媒体给新媒体提供内容,到底亏不亏?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传统媒体首先要审视一下自己,除了广告客户投放的广告费,媒体还有没有别的收入来源?早在10年前,很多媒体都开始了产业经营,但媒体的产业经营能否盈利,取决于该媒体在其所经营的领域有没有影响力。

  这个影响力靠什么?10年前,影响力是通过自身平台发布信息,慢慢积累起来的口碑,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个影响力一定靠互联网的二次传播。这样看来,我们给新媒体做嫁衣亏吗?《南方周末》在2000年初的时候,就已经通过举办各种类型的文化论坛赚取收益。2011年,《南方日报》也在自己并不擅长的微电影领域,赚到上百万的经营性收入,这些事例已经证明,给新媒体免费做嫁衣虽然无奈,但也不一定是亏本买卖,传统媒体如果觉得亏,那是因为自己没有利用好二次传播所带来的影响力。

  我们如何做好二次传播?

  无论是从时间精力,还是人力成本来看,合作无疑是效率最高的方式。这种合作,并不是把传统的电视新闻照搬到互联网上。借助新媒体平台做二次传播,解决的是渠道问题,但这个渠道上有海量的信息内容,让用户的指尖点开我们的新闻,必须对原有的内容做一轮新的编辑,就像门户网站修改纸媒的新闻标题一样。

  如何让新闻多飞一会儿?以《都市现场》重点组的新闻为例,3条稿子的时常一般在8、9分钟左右,在这个眼球经济时代,没有人愿意在手机上停留这么长时间,所以我们需要把视频进行重新编辑,就像眼下正火的梨视频一样,用最短的时间讲述最关键的内容。此外,除了视频外,应该还附有文字版,毕竟在没有wifi的环境下,很多人不愿意花流量看我们的短视频。

  电视行业已经身处寒冬,不要再睡了

  几年前,报纸在遇到第一个寒冬的时候,悲壮地喊出:“纸”或许有一天会消失,但“报”永远会存在。现在,这个预言正在实现,澎湃都已经快3周年了。对于电视媒体而言,2016年开始盛行的短视频和全民直播,正在分取视频领域的流量。当今日头条投资10亿元扶持短视频内容创业者,梨视频开始逐渐进入用户的视野,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花钱看腾讯NBA。《奇葩说》在爱奇艺成为现象级节目的时候,我们真的该思考,电视台被手机取代还需要有多久?

  千万不要指望行政的壁垒能保护我们多久,新媒体比传统媒体受年轻人欢迎,并不是它们做得有多好,而是因为报纸和电视忽视了太多机会。毫无疑问,传统媒体聚集了最优秀的新闻媒体人,面对时代的变革,面对移动互联网的浪潮,我们真的应该做点什么。

  最后,我想说的是,让新闻多飞一会儿,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也不是汇报材料上的空话套话,而是思路的转变,资金和人力的投入,毕竟,活路在哪里,资源就应该配置到哪里。